人生不相见

【死神/鲁道夫】Till It Happens

一个现代(普通)人AU


Chapter1


你推开门,把垃圾丢在门边。邻居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堆叠的纸箱和花瓶倒在地上的响声,吸引了你的注意力。你尝试敲门,但是没有回应。你并没有见过几次你的邻居,在为数不多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年轻人,脸色不是很好,熬夜的痕迹堆积在眼睛下面。你站在楼道里,冷风从身后刮过去,墙边是一滩疲软的垃圾。这栋楼里没有太多的住户,大多数人一旦攒够了积蓄,便毫不迟疑的逃离这里,在这里互不发问是一种美德。


去他的美德,你想,一脚踹开了大门。


房间里没有开灯,但这对你没造成什么困扰。许多披着毛皮的身影迅速从你脚下穿过。你没有理会,绕过倒...

What Survives

#控制不住xjb改写名著的心,没头没尾,不知道自己在搞些什么鬼。不打tag了,大噶随缘看一下就好。#


鲁道夫从死亡中苏醒过来。他看不清东西,气管和肺刷过一阵火一样的痛。他努力抬起手拨开潮湿的泥土,努力让自己坐起来。枯枝败叶挂在他制服的金属纽扣上,更多的则从他的头发和肩膀上抖落。他大口呼吸,让身体重新运作。它真的能重新运作么?鲁道夫对此表示质疑。他不是可以拆开再拼凑回去的布谷钟,如果现在切开皮肤,还会再有红色的液体流出来吗?


他环顾四周,发现身处树林深处,天色已晚,远处隐约透出灯火来。鲁道夫扶着树干站起来,下意识去摸头上的伤口,手指触到了一小片黏腻的软肉。他猛地将手缩回来,尽力抚...

【死神/鲁道夫】醒前故事

#灵感来自于出去玩时听当地人讲的民间(鬼)故事,关于一块被诅咒的黄金,以及无辜者如何被牵涉其中。讲述者过于绘声绘色以至于当天晚上躺在床上思考了很久的人生才得以入睡。#


像所有故事开始时那样,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年轻人和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有一天,当年轻人回到家时,带回了一小袋黄金。


年轻人迫不及待的将黄金拿给自己的母亲,他的母亲盯着镜子里刚刚梳好的头发,心不在焉地瞥了一眼那一小袋黄金。


“我们不需要这么多金子。”她说,把发卡插进头发里。


“多一点总不是坏处”他说,往前迈了一步,站在镜子前,试图吸引母亲的注意力,“我从死人手里取来了...

【R76无差】次要问题

#在公交车上时脑出了一个画面:一个拥有细长四肢的生物站在一片废弃的停车场上,投下了一片阴影。而在一辆车里则藏着一具尸体。

把恐怖成分摘了出去,变成了两个死老头子互相装不认识的故事。#


*

加布里尔·莱耶斯用肩膀顶开安全屋的门,他能感觉到灼热的空气从脚下散开。他在中部哪个地图上不一定能找到的小镇,外面刺眼的阳光和昏暗的屋内仿佛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车内,准确的说。安全屋原身是破败停车场上的一辆同样破败的房车,守望先锋备战部的烂主意,毕竟在这样的小镇上最智能的机械也只不过是居民家中的扫地机器人,战争从来都不屑于光顾这里,他们称这里为绝对安全的大后方,不值一钱的同义词。莱...

【麦藏/西部世界AU】第八日(END)

*


岛田半藏撑着半个身子坐起来,身边的人还停留在上一场温存中,懒懒的将手贴在他的后腰上。哪怕事情已经发生,半藏依然觉得不可思议,不到一天之前,他还在头脑里一遍遍回忆那些人被自己亲手杀死时的表情,然后这个牛仔在他准备把箭射进那匹野狼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抢占了先机,还一路跟着自己回到了酒馆。半藏懒得表示出拒绝,他在专心致志等那个送信的人,除此以外的事情都不那么重要,一个过度热情的牛仔和一只在窗口聒噪的麻雀差不了太多。


但是他被对方吸引住了,当他面对着牛仔时,仿佛在面对一件无比熟悉的事情。在过去的几年内,半藏不停的在各处辗转,隐藏身份,他很少能连续一周...

【麦藏/西部世界AU】第八日(4)

*


热浪日复一日的光顾这座萧瑟的小镇,从未厌倦。在短暂的雨季成长起来的杂草已经被晒得枯黄,倒伏在尘土里。为数不多的居民躲在室内,徒劳的用黑色的油毡布挂在窗户上,企图阻挡一些热浪,靠着干面包和酒精打发时光,在太阳落下之前,这里是被上帝抛弃的荒原。


当麦克雷顶着烈日踱进酒吧的时候,只有两三位说不清是顾客还是酒保的人坐在吧台前,除此之外所有的椅子倒扣在桌子上。虽然有所准备,他还感到吃惊,任务指令里提到“回收一条少有人参与的故事线”,但他没想到会是如此冷清。


“呃……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肩膀有纹身的男人。”没人上来招待麦克雷,甚至没人费心往他...

【麦藏/西部世界AU】第八日(3)

*

岛田半藏缓缓睁开眼,感觉自己从一片虚无中脱身,他用了几秒钟才想起自己的名字,但包裹着他的依然是一片虚空,他转过头,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正站在一个桌子前面哼着小曲鼓捣着什么,他的脑海内自动出现了一个名字,一个他不能理解的名字,一股熟悉的感觉泛上来,令他感到放松。他一开始没能认出那个身影,毕竟他穿着一件手术服,而不是斗篷和牛仔帽,稍长一些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个小揪。他环顾四周,试图通过环境弄清楚自己身在何方,那些明亮的仪器和柜子在半藏的眼里并没有多少意义,直到他透过玻璃看见另一件房间,几具尸体扭曲着堆叠在墙角。防御意识促使他取得先机,哪怕他现在除了自己和另一个人的名字以外一无所知,他从手...

【麦藏/西部世界AU】第八日(2)

*

麦克雷不得不挫败的承认,他今天的举措过于急躁了,大多数情况下,他可以和半藏和平相处到午夜,运气好时甚至可以相处到床上。或许是前一天他把自主意识的选项调的太高了,难搞定的臭脾气。他无奈的耸耸肩,给自己煮了一杯咖啡,低下头认真审视几个小时前刚刚亲手造成的伤口。


死亡是离开乐园的唯一方式,而死亡往往会留下痕迹,麦克雷没办法让别的维修师来做这个,他已经熟练了很多,可以称得上得心应手了。他甚至搞明白了那些更加详细的控制滑钮的意义,它们决定了你可以是谁,你的性格,爱好,你说出的话。麦克雷从来没有动过那些按钮,他觉得半藏很好,虽然脾气有些撅。麦克雷把自主意识的滑杆又向上推了推...

【麦藏/西部世界AU】第八日(1)

一个经久不衰的疑问:西部世界剧组在哪里找的这么多漂亮的各具特色的小姐姐?


*

岛田半藏起身,推开半扇窗户向外张望,正午的烈日和屋内的黑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刺得他的眼睛有些发疼。这个时间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躲在阴凉下面,视野所及只有一匹马拴在店铺外边,蹄子不安地刨着地面,扬起一阵细小的尘土,短小的影子像一块发臭的沥青一样藏在它的四肢下面。


从事实上讲,整座小镇确实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毕竟在这种气温下什么东西都别想有太多体面。半藏把窗户关上,将热浪和腐烂的气味一并挡在外面,他回到桌边,重新紧了紧弓弦,开始怀疑对方到底会不会出现。“今日一切将终结。”他小声说给自己听,仿佛在...

分享一个无意义的现状:对于这个宇宙常常抱有一些杞人忧天的思考。


这种事到底该不该我来想,你问人类行不行,我肯定是说不行的。哪怕就局部而言,一些地区稍微行一点,然后他们会立刻搞出一堆让大家更加不行的东西。朋友给英国大使馆打钱,pay了十五次才成功。感觉他们自己也不是很明白自己弄出个什么东西。


归根结底,你球人类可能还没进化出适应现代社会的生理心理结构。放眼望去,一个办公室有一半和自己的心理医生陷入鏖战,另一半和自己的家庭陷入鏖战。在雪山里荒野生存一礼拜膝盖都没有什么问题,回来骑自行车忘穿秋裤,完蛋的非常彻底,至今尚未痊愈。有没有科学家来计算一下,人类骨骼结构什么时候才能进化到可以...

© Aster | Powered by LOFTER